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中国攀岩东京奥运没有收获只因设项,已为巴黎奥运找到突破口

2022-11-19 06:16:19 1383

摘要:“全运会要比世界大赛难爬,因为全世界最快的两名女选手都是中国人。”昨天,牛迪在夺得第十四届全运会攀岩比赛女子速度赛金牌后这么说到。当外界热衷于在全运会乒乓、跳水赛场看“神仙打架”时,或许很少有人知道,首次成为全运会竞技比赛项目的攀岩速度赛场...

“全运会要比世界大赛难爬,因为全世界最快的两名女选手都是中国人。”昨天,牛迪在夺得第十四届全运会攀岩比赛女子速度赛金牌后这么说到。当外界热衷于在全运会乒乓、跳水赛场看“神仙打架”时,或许很少有人知道,首次成为全运会竞技比赛项目的攀岩速度赛场也会呈现同样画面。现实情况的确如此,女子速度决赛中,银牌得主邓丽娟的成绩为6秒92(个人最佳6秒677),冠军牛迪的成绩则为6秒74,这一成绩已超过了波兰选手米罗斯拉夫在东京奥运会上创造的6秒84的世界纪录。

为何中国拥有顶级的攀岩女子速度赛选手,却没能在东京奥运会上有所斩获?这与东京奥运会特殊的项目设置有关。但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攀岩设项就将与国际主流方式完全接轨。“我认为届时中国选手完全有可能去冲击速度赛的奥运金牌。”中国登山协会攀岩部主任厉国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成为奥运会和全运会的正式项目之后,国内攀岩运动的发展正逐渐加速,“本届全运会不仅在成年组设项方面全面对标巴黎,并增设了U16组比赛,这其实已在为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提前布局。”

对标巴黎,速度赛成为突破口

按照国际攀岩联合会的项目划分,攀岩运动共有速度、抱石和难度三个小项。国际高水平攀岩赛事通常将抱石赛和难度赛两个小项结合起来作为全能赛,而速度赛则单列为一个项目。如此安排,是因为速度赛与另两个小项对于运动员的特点要求完全不同,前者追求的是爆发力,而抱石赛和难度赛更看重耐力和韧性。在厉国伟看来,东京奥组委将三个小项组合成全能赛实属无奈,“这是攀岩第一次进奥运会,凡事总需要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好在到了巴黎奥运会攀岩就将扩项,同时拥有男女速度赛和全能赛四块金牌。”

速度赛单独设项,对于中国攀岩无异于一针强心剂。厉国伟认为,经过近几年的发展,中国速度攀岩的水平已经处于世界前列,“目前中国有21名男子运动员进过6秒以内(世界纪录为5秒20),12名女子运动员进过7秒。这次全运会除了牛迪以超世界纪录成绩夺冠之外,男子速度赛金牌得主牛金宝在半决赛和决赛中都赛出了5秒40的成绩,这与世界纪录已相当接近。”

夺冠后,牛迪的目光自然已经望向了三年后的巴黎,“(奥运金牌)当然想了,我会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全力以赴,但首先要拿到参赛资格。其实这真的挺难的,因为国内优秀的年轻选手实在太多了。比如说邓丽娟,虽然这次只拿了银牌,但她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布局洛杉矶,大力推进青少年普及培养

9月21日,西藏队选手白玛玉珍在难度赛中

与速度赛相比,中国攀岩选手在抱石和难度两个小项上与国际一流水平还有着较大的差距。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正在设法弥补这一短板,近年来采取了组建国家队和地方队、设立攀岩联赛、引进国际高水平赛事等举措,都收到了一定的成效。此外,在本届全运会上设立U16组全能赛组别,也是具有前瞻性的措施。

率队参加十四运的上海攀岩队领队、上海东冠攀岩俱乐部负责人毛作亮告诉记者,上海攀岩运动近几年发展迅猛,“先是进入东京奥运会,紧接着又在全运会上成为竞技项目,接下来还将成为2022年上海市运会的正式项目。在这套组合拳的作用下,攀岩运动获得的重视程度呈几何级增长。”毛作亮告诉记者,2018年之前与自己合作开展攀岩运动的学校只有两三所,而如今已经上升至两位数。

本届全运会上,年仅14岁的上海选手杨立豪获得U16组男子全能冠军,便证明了攀岩运动在申城青少年群体中发展良好。

“根据攀岩运动的特点,培养一名优秀的抱石赛和难度赛选手的周期,往往需要四到八年,这正是我们在本届全运会上设置U16组的主要原因。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2028年奥运会进行布局。”厉国伟表示,中登协未来五年将大力推进青少年攀岩运动的发展,到2025年力争完成全国注册青少年运动员10000人(2020年2000人)、拥有500家青少年攀岩俱乐部(2020年200家)、传统特色学校200所(2020年72所)、青少年赛事150场(2020年70场)的发展目标。

厉国伟还向记者透露,与空手道这样短暂进入奥运会的项目相比,攀岩很有可能成为今后奥运会的常设项目,“从东京的两块金牌到巴黎的四块金牌,本身就证明了国际奥委会对于攀岩运动的正面态度。根据我的判断,不久的将来,奥运会攀岩甚至有可能扩项为六块金牌。”他同时还表示,奥运金牌虽然宝贵,但这并不是中登协的终极目标,“我们更希望这项运动能被更多青少年所接受,对他们的身心发展带来帮助。”

大力推广运动在青少年群体中的普及,夯实竞技基础,进而按照科学规律培养优秀运动员,这正是一项体育运动应有的发展形态。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攀岩的大目标令人期待。(本报西安9月22日专电)

作者:陈海翔

编辑:谷苗

图片来源:新华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