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充满了艺术、古意与阳光的普罗旺斯

2022-11-29 16:38:59 992

摘要:法国篇没有去法国之前,我对它的意想是浪漫、唯美、精致、富于思想的。可是真的到了法国,所见所闻又让我觉得原来的想法似是而非。于是我一次次地探访法国,抓住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因而对法国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仿佛一场清晨的薄雾终于在眼前渐散渐淡。罗...


法国篇

没有去法国之前,我对它的意想是浪漫、唯美、精致、富于思想的。可是真的到了法国,所见所闻又让我觉得原来的想法似是而非。于是我一次次地探访法国,抓住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因而对法国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仿佛一场清晨的薄雾终于在眼前渐散渐淡。


罗马化的尼姆

尼姆

与亚维农相比,它的南部城市尼姆却是古意盎然。尼姆与它的邻城阿勒尔都是古罗马遗迹较多的城市。罗马帝国当年为了同化各个行省,在帝国全境之内按照罗马城的样子建造了不少规模较小的样板城市,神庙、竞技场、剧场、公共浴场和广场一应俱全。

作为古老的高卢人小村,尼姆也在这时大大扩展,增修了许多罗马的标志物,如目前遗留下来的枫特恩庭园、四角神殿卡雷和古代竞技场。

目前世界上遗留下来的古罗马竞技场有60多座,最有名的当然是罗马的圆形竞技场(内部面积188×156米,高50米,可容纳7万人)。尼姆的竞技场属于中等规模,内部面积133×101米,高21米,可容纳2万观众,但它修建于公元前1世纪,比罗马竞技场还早。除了竞技的内容不相同,古罗马竞技场与现代体育场在形式和功能上都没有很大区别,所以,尼姆的竞技场今天仍在使用,作为举办摇滚音乐、体育比赛和斗牛的场所。

尼姆的竞技场

尼姆拥有法国顶尖的斗牛学校,每年夏季,这里都要举办一系列斗牛比赛,成为欧洲最盛大的节日。在法国,有两种斗牛,一种是法国式斗牛,上场的公牛个头较小,斗牛士则一身素白,他的任务是摘掉别在公牛头上的玫瑰花结,公牛上场时间不超过15分钟,也不像另一种西班牙斗牛那般非要以死告终不可。 当然,刺激性强的还是西班牙斗牛,而斗牛士中的明星也主要是西班牙人。

尼姆还有一件和“牛”有关的事情,那就是牛仔裤。早在17世纪,尼姆的裁缝们就开始从埃及进口耐磨蓝布。1845年,发明牛仔裤的美国人李维的用料都标有“尼姆出厂”的字样,后来,人们把这种坚韧的棉布称为尼姆布。

虽然罗马帝国距今2000多年,但生活质量极高。以用水为例,古罗马城在公元300年有800多个浴池和1300多个游泳池,大的浴池有1600个大理石座位,可容纳3000多人,整个城市的用水量多达140万立方米,比现代的一般大城市还要多。

高质量和大量的水,让罗马人在引水道方面的钻研极深。例如为了提供上述的罗马城用水,他们兴建了全长2100公里的14条水道!

加尔水道桥

目前,在意大利等地还有不少罗马水道桥的遗迹,但最有名的堪称世界级景点的水道桥在尼姆附近。这座加尔水道桥,它由50公里外的水源处(尤塞斯)每天向尼姆供水2万立方米。水道桥由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的部将督造,离地面最高处有49米,最大的拱洞跨度达24.5米。它呈三层连续拱洞,最底一层6孔,二层11孔,三层35个小孔,在视觉上显得很有节奏感和轻盈感。

妙不可言的是,这座水道桥呈水平形式,难以猜想它怎么让水流动起来。罗马人为了不让太大的落差冲毁水道,他们宁愿绕道来保持水流平缓,规定最大的落差只有64厘米;但又为了水流畅通没有沉淀物,加尔水道每公里又下降7厘米。要知道完成这一切的建材不是用灰浆干砌的,而是大块的花岗石。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曾将罗马水道喻为人类创造的伟大奇迹,这绝非夸张。就像罗马城内的万神殿,我对罗马人的建筑天才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位朋友跟我说,每个时代的人不管具有何种智慧,他们的极限就是一杯水,你可以不断往里面倒水,但还是那么一杯。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当然可以夸耀信息和太空技术,可是仍对金字塔之类的巧夺天工目瞪口呆。每个文明和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极强处和弱处,得失是平衡的。


阳光并不平等


“蓝色海岸”

我们的最后一站自然是法国地中海沿岸的“蓝色海岸”地区了。在法国坐车旅行,从巴黎到里昂的路边到处是绿地花草,给人以大花园的感觉,进入普罗旺斯后,山区就显得有些贫瘠。可是进入蓝色海岸后,明显可以感觉到这是个财富堆积之地。

当然,这也成了小偷的光顾之地,当我们在火车上欣赏着戛纳海滩的热带风光时,一位法国女人娴熟地从行李架上拿走我们的行李,正欲迈步,被我们制止了。那妇人照例装出一副搞错了的神情,我们也没必要较真。其实在法国,我们的精神很难松弛下来,直至离开法国的最后一刻,候机厅长椅上我们的一个皮包的把手还突然被一位衣冠楚楚的陌生人的手握住,自然又被我们制止了。

我们的目的地尼斯,是蓝色海岸的最大城市,它原属于意大利,1860年被法国吞并。自古罗马人在这儿建造浴场和别墅后,来的第二批贵人是19世纪的英国贵族,沿海岸线建造了3.5公里长的安格雷散步大道,豪华宾馆随处可见,优雅至极。

铺满鹅卵石的尼斯海滩

尼斯的海滩上铺就的鹅卵石,与中国海南三亚的细沙石不同,但最大的不同是,沿着尼斯海岸一直走到很远,到处都可以看见躺着沐浴阳光的男女人群,密集度很高,难怪通往尼斯的公路经常堵车。裸体躺在沙滩上的人并没有传说中得那么多,应该说很少,而且形体似乎也不是很美。

马蒂斯美术馆

尼斯真正的富有之地是它的郊区,在山坡上的希米耶,那儿的豪华别墅与私人花园让我们大开眼界。最终,我们走入了与毕加索齐名的现代艺术大家马蒂斯的美术馆。马蒂斯也是受塞尚影响很深的画家,但他的画作显得更东方和快乐。马蒂斯晚年就住在尼斯,所以这里的美术馆收藏了他最丰富的作品。我们虽然看得很匆忙,但还是感受到了马蒂斯的艺术历程和风格的转换。

离开马蒂斯美术馆,行走不远,竟又是一大片罗马废墟,包括浴室和圆型剧场,那些有些苍白的黑石块我们早已熟悉。走在乱石堆中,阳光洒下来,回想刚才美术馆中马蒂斯画在白瓷砖上的黑色涂鸦,充满了快乐与随意。

普罗旺斯充满了艺术、古意和阳光。


本篇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France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