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在纽约大都会,走进印象派笔下巴黎与普罗旺斯的春日花园

2022-11-29 17:31:51 1135

摘要:正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的“公园与私人花园:从巴黎到普罗旺斯” 展览,一共展出了从十八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70多位艺术家的约150件作品。展出的作品根据不同的主题分别陈列在五个画廊中,其中包括著名法国艺术家卡米耶·柯罗、克劳德·莫奈、亨利·...

正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的“公园与私人花园:从巴黎到普罗旺斯” 展览,一共展出了从十八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70多位艺术家的约150件作品。展出的作品根据不同的主题分别陈列在五个画廊中,其中包括著名法国艺术家卡米耶·柯罗、克劳德·莫奈、亨利·马蒂斯等人的油画,素描,照片,版画,插图本等,以及知名摄影大师Eugène Atget的摄影作品。如果你还没想好如何心满意足地度过这个春天,不妨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享受一场美妙的花园之旅。

莫奈,《蒙索公园》,1878年

这个展览将带观众跟随这些艺术家的脚步,去游览十九世纪法国的布伦园林(位于巴黎的公园,与塞纳河畔的纳伊郊区接界。从17世纪开始便是公众娱乐地区,现在是奥提尔和朗香赛马场所在地)、凡尔赛宫的花园和公园、卢森堡花园、大碗岛(位于巴黎附近奥尼埃的一个岛上公园)的美丽景色,探索十九世纪法国的园艺发展是如何重塑了法国的城市景观,如何在当时那个自然主义、印象派和新艺术风格兴起的时代奠定了“艺术和绿色”创新运动的基石。

Eugène Atget,《卢森堡公园》,1902年

1852年,法国进入第二帝国时期。来自异国的新奇植物标本搭载着航船大量进口到法国,本地的园丁也不断进行着植物杂交繁育的新尝试,当时的花卉市场上,可选择的植物种类和数量都呈指数级增长,同样增长的还有民众对植物和园艺热情。在此期间,巴黎试图转型为充满林荫大道和公园的花园城市,加上当时皇室地产的开放,使得民众渐渐习惯在公共绿地上享受露天聚会,同时也促使城郊和乡村的居民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花园。植物和花卉的流行在这一时期的绘画和装饰艺术中也得到了体现。事实上,位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旁的纽约中央公园,即是在19世纪巴黎影响下的美丽产物。

修拉,《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1884年

亨利·方丹-拉图尔,《夏季鲜花》,1880年

难怪1860年,法国记者Eugène Chapus曾写道,我们巴黎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所有的中产阶级都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有树、有玫瑰还有大丽花,或是拥有属于自己的花园,在自己的美好生活中加入花园的色彩。

花园供应商Maison Jacquin Jeune的贸易卡,约1850

宣传修剪工具的小册子,出版商MJ Baudry,约1886年

十九世纪的法国,正在慢慢从十八世纪末暴动革命的严酷阴影中恢复过来,整个巴黎城市也在缓慢变化着,巴黎人逐渐恢复了过去散步、聚会和娱乐的习惯。当法国公务员兼城市规划师——乔治·欧仁·奥斯曼(1809-1891)提出一项在1853年开始推进城市现代化的计划时,首都出现了。

尽管奥斯曼最终由于挥霍无度而被迫辞职,但他关于“一个城市应当是什么样”的理念至今仍主宰着巴黎市中心的景观。而他的宏伟愿景对全球其他城市的规划和发展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毕沙罗,《杜伊勒丽花园春天的早晨》,1899年

随着公园变成了露天聚会的绝佳场所,巴黎也成为我们所熟悉和喜爱的步行天堂。而那些居住在周围郊区的人们也渐渐将打理和欣赏自己的花园形成为一种风尚和习惯。

十八世纪,精心规划建造的花园达到了其最兴盛的时期。闪耀着自由光辉的人和植物成为了绘画的常见主题。而随着时代风气的发展,十九世纪的法国花园逐渐摆脱了其正式或非常规的形式,私人花园的墙壁被推倒,与外面公园的景观融为一体,从而营造出完美的和谐氛围。在英国,当公园的草地与私人住宅的墙壁相连接时,一种全新的景观诞生了——屋主能在自己的房子里将鹿或其他生物在草地上悠然自得的怡人景象尽收眼底。

皮埃尔·博纳德,《从阳台》,1909年

对十九世纪的艺术家们来说,户外不仅是休闲的场所,更给予他们心灵重生的力量和艺术灵感的迸发。从克劳德·莫奈、卡米尔·柯罗,到亨利·马蒂斯,这一时期的许多艺术家本身就醉心于园艺,而他们也用水彩、素描、照片、版画、插图绘本以及其他艺术作品,丰富地展现了这一时期的公园和私人花园在法国生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莫奈,《通过鸢尾花的小径》,1914-1917年

印象派画家克劳德·莫奈在业余时间里热衷于做一个园艺师,他创作的那些令人色彩柔和、令人愉悦的画作,充分展现了当时的花园和充满法国风情的景色是如何美丽且浪漫。他的作品不仅使人印象深刻,更揭示了莫奈的日常生活和精神状态都与作为一个园丁的他有着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联系。

莫奈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花费近半个世纪来钻研油画,而如今,油画也成为了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最终,在他位于吉维尼的私人花园中,莫奈创作出了他最负盛名的作品,连莫奈自己都称之为他“最伟大的杰作”。直到今天,来到莫奈花园的游客们依然在第一眼时就被这个充满了魔幻般光芒和魅力的地方攫住,也理解了当年的莫奈为何会心甘情愿地成为这片美景的俘虏,在此度过自己的余生。

莫奈,《桥·睡莲》,1899年

如果你亲身来到这个展览,你会发现莫奈和梵高画中的向日葵,玛丽·卡萨特和亨利·马蒂斯所描绘的丁香花,以及玻璃雕刻大师埃米尔·加莱受植物之美启发而完成的瑰丽作品并不足以囊括这个展览的全部精彩之处。展览策划概念选择、设计和场景布置,独具匠心地将所有展品浑然交融为一个整体——中央庭院,一个由巨大的天窗照亮的高耸空间,被重新规划并种上新的植物,以重现当时法国温室花园的景象。里面还布置了具有浓郁法式风情的绿色铁质长椅,巨大的棕榈树和松树,配上各种小型植物和藤蔓植物填补空间——花纹阔叶植物、直立形态的植物和拱形植物共同构成了丰富而平衡的图景。十九世纪法国的公园、花卉静物绘画流派的复兴、私家花园和以花园为布景的人物肖像……所有的主题仿佛都在这里重生,变得流动而鲜活。

玛丽·卡萨特,《窗口的丁香花》,约 1880-1883年

埃米尔·加莱,“秋季番红花”花瓶,约1900

“公共与私人花园:从巴黎到普罗旺斯”将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至7月29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